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气运天宫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为何会有如此惊天变故?”

    “这些法阵又为何会存在在这荒弃界面上?”

    “难不成是当年那些仙人在此镇压那魔神后,特地留下守护的法阵,被陈远给开启了?”

    仇阳天颤声说道。

    其余天君修士,此刻尽皆面如土色,无比惶恐。

    莫清柔眸现忧色的望向仙殿深处,她恨不得立刻动身前往,看看陈远的安危。

    但最终还是强压了下来,手持古剑傲立虚空,镇压这几个天君。

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在仙殿之外。

    整个上古遗迹的各个角落,都有修士抬头,惊骇望来。

    如此大的动静,哪怕是在数万里之外,都能感受到。

    “那里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那不是仙殿的位置吗?难道真阳神子等人得到那大机缘了?”

    “罢了罢了,我等也要加快速度了,不能落后他们啊。”

    许多才赶来不久的域外修士,互相说道。

    而此刻。

    气运天宫中,古井一旁。

    真阳神子双眼几乎都要瞪了出来,他不可思议的望着古井前的陈远,看着他捏动法决,手中一道道法印不断飞射而出,口中念着古老的法令。

    无数古老的符文从虚空中浮现,缓缓腾入古井之中。

    整个仙殿就如同沉睡的古兽,此刻随着陈远的法决,缓缓被唤醒。

    “轰轰轰!”

    法阵接连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剧烈的能量波动,在光柱上不断闪耀。

    虚空中,甚至还有雷电光束不断跳跃,释放出毁天灭地的能量。

    哪怕相隔百丈,真阳神子依旧能够清晰的感受到那光柱中蕴含的能量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怎能唤醒这仙殿内的阵法?”

    真阳神子眼睛瞪直,指着陈远大叫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可是那些仙宗所建立起来,操控整个上估计的法阵啊,没有同时驾驭所有仙殿,你怎可能唤醒掌控它?”

    真阳神子声音颤抖,眼眸之中满是无法置信,脸上更是现出癫狂之色。

    陈远此刻的行为对他的冲击是在太大了。

    他本来信心满满,认为陈远最终还要求助于他。

    毕竟真阳神子在说话时,留了个最终的底牌。

    其实这十几万年来,真阳殿对这座气运天宫一直在探索,已经勉强摸清了一丝法阵运转的规律。

    虽然只是一丝,远远不足以控制整个法阵。

    但却也能够借助它,稍微从法阵中获取一丝益处。

    其实到了现在,真阳殿的诸多大能,都还没有弄清楚,这个法阵存在的目的究竟是什么。

    制造仙胎这种手段,远远超乎了他们的想象之外。

    可也不妨碍他们认清楚一件事,那就是法阵之中必然有他们认为的大机缘所在。

    但真阳神子死都想不明白,陈远竟然不需要他,自己轻易就能够操控起来?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!!!”

    “这绝对不可能!!!”

    真阳神子一脸癫狂,连连摇头。

    甚至就连散发璀璨金光的元婴,一时间也剧烈的晃荡起来,似是受到了无法接受的刺激。

    神魂与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